本地化的综合资讯_搜罗天下热点信息

宅咕噜得发萌

时间:2020-07-03  作者:

宅咕噜得发萌

Photo by Nationaal Archief, Den Haag, Rijksfotoarchief: Fotocollectie Algemeen Nederlands Fotopersbureau (ANEFO), 1945-1989 – negatiefstroken zwart/wit, nummer toegang 2.24.01.05, bestanddeelnummer 922-2302, under CC-BY-SA-3.0-nl.

约翰.蓝侬。小野洋子和他身着白衣,靠坐洁白床铺,弹吉他唱歌,鲜花围绕,身后的落地窗上贴着「效髮和平」(hair peace)和「床头吵,床尾和」(bed peace)两张标语。那一系列影像至今仍鲜明得扎眼,和平仍旧是实力者施恩布惠的表现。

婴儿潮世代都听披头四,披头四一度举团开拔到「喜玛拉雅山的门户」,印度北边的小镇瑞诗凯诗,到瑜伽行者马哈西的道场参加课程。灵性提昇了多少,不得而知,然而这段时间乐团产量颇丰,写了三十几首歌超过,多半收录于别称「白色专辑」的同名专辑。

披头四的行动自然引发媒体瞩目。那年是1968,法国一群鲁蛇掀起学运。老欧洲百年传统,全新感受——不,其实美国乃至印度的婴儿潮世代都在狂飙中。

披头四为什幺要去听「咕噜」开示?像马哈西这样的瑜伽行者也被尊称为「咕噜」(guru),导师的意思。披头四的传记作者各有说法,不过尤迦南达的行谊很有可能是原因之一。1917年,尤迦南达在印度创办了瑜伽学校,设有初中和高中,农、工、商科,特别的是,学生也学禅定,接受「尤高达」(Yogoda)训练,增强肌肉的耐力与延展,能够做到许多困难的身体姿态。

三年后,尤迦南达获邀赴美演讲,大受好评,他顺势在洛杉矶成立「悟真会」,推广瑜珈教学。他写的《耶稣再临》,副标题是「唤醒你内心的基督」,抓住了这个新教国家对耶稣基督的崇圣,同时也跟当时的另一脉大潮站在一起,也就是「科学」——居礼夫人拿诺贝尔奖才不到十年前。

尤迦南达在他的自传《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》中广泛引用《圣经》,如果他说的不错,那幺〈创世纪〉竟然可以从瑜伽得到另解。在这两本书中,他用的词是「瑜伽的科学」(详见《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》第24章「出家为僧」)。整本自传中,「瑜伽」出现了453次,「科学」也高达119次。有章节专门介绍印度科学家(博西,建议参看英文维基百科的条目),但也花了一些笔墨区辨博西这类心中有神的科学家跟「铁齿」无神论者的差异。

《圣经》跟科学都顾到,尤迦南达在美国的成功,自然不在话下。

最近有部「空耳」(重配字幕)影片爆红,观者无不为之绝倒。翻开《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》,读到「印度文化向来追求至高真理,人自然也要寻找咕噜,皈依学法」,虽然「咕噜」后面有译注,怪熊还是瞬间错愕,憋笑憋得快漏尿,只怕无所不在的上师发现我不敬。我最喜欢的一首披头四,蓝侬写的,叫〈寰宇纵走〉(Across the Universe,来看看有小女孩与红气球的翻唱版本),那副歌只有一句话,重複四次,蓝侬深知「重複可以让我幸福」:

「Jai guru de va om.」

「宅咕噜得发萌。」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